小说庵 > 其它小说 > 寻叶情仙 > 第五章去人间游玩
    清风谷大比迎来决战,当朝寻叶和花无媚站在台上时,前者眉头紧锁,后者依旧是嘻嘻地道:“叶师弟,你可要好好表现哦,不要让我失望~”

    朝寻叶也不废话,心想既然不知道她的真正实力,我便且攻且守!

    他凌空飞起一脚凝出斧影劈向花无媚,且同时双指施诀用出魂引术控制她的双手……

    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是,花无媚竟然轻轻一动便摆脱了他的魂引术,一掌飘出几朵灵气雪花,很随意的便挡下了他的斧影,接着纤纤玉手轻轻一拍,一挥,冰雪奇出,泛起惊人的寒气,轰向朝寻叶。

    朝寻叶凝屏一挡,只见屏障瞬间破解消散,他整个人被拍飞倒地,顿时一声巨响……

    朝寻叶全身巨痛难耐,他右指一点胸口,隔空轻轻一挥,用自身魂力压过巨痛,同时激发灵力,轰!一声轻微的闷声响起,他竟然在此时突破到了凝魂七级。

    随着魂力突破,他的伤势便恢复了一半,站起身来,接连幻出五重屏界,再次冲向花无媚。

    然而这次花无媚依然是轻描淡写地抵挡了下来却没有再对他出手,任凭他如何攻击,都是小手一拍,一挥来回抵挡……

    朝寻叶突破停了下来,看了看左手掌心,随后伸出去,五指微笼指向花无媚后,猛的凌空一抓,魂引术化灵为绳缠绕在花无媚左臂上向台下一扯!同时,他的右手自断裂开,抓住了花无媚左腿往台下一拉……

    花无媚身子飞向台下,当即将掉落台下时,突破全身魂力大涨,震碎了朝寻叶的灵气绳和他的右手,怒气微露,身前瞬间多出一道魂影,转眼间已到朝寻叶身前,一掌拍飞了朝寻叶。

    当她看到朝寻叶落到台下,一口魂血喷出后,怒气消散,嘻嘻笑道:“叶师弟,你输了哦!”

    谷主元青刚在看到花无媚多了一道魂影时,瞬间站了起来,不可置信地道:“分魂五级!”

    要知道,陈青风20岁达到凝魂九级已经是年轻一辈中的天骄,而分魂五级哪怕是整个清风谷的长老都不超过一百个,这些人无不是已经五百多岁了,而花无媚仅仅19岁!

    这在整个清风谷乃至神清殿甚至魂修国恐怕都从未有过!至少,元天青没有听说过!

    在所有人震惊了很久后,元天青大笑道:“此界大比,出了两个了不起的人物,花无媚年纪轻轻便已达到分魂五级,从今日起晋升为长老,赐予一座洞府,每个月可领取五千魂晶!朝寻叶可奖励本为第一的五枚魂破丹,同时成为小一辈大弟子。”

    当元天青的话说完,所有人都震惊得久久无法言语,十九岁的分魂五级,这恐怕会震惊整个魂修国!

    而作为逼出花无媚真正实力的朝寻叶也会在清风谷甚至整个神清殿内拥有不小的名气。

    在得到魂破丹后,朝寻叶闭关了三年,也是突破到了分魂一级的境界,今日刚出关便叫来叶清灵和叶清婷。

    “寻叶哥哥你出关啦!你突破到分魂境了吗?”叶清灵甜甜的声音传来。

    “嗯,你们去替我告诉一下林夕月,说我邀她和我们一起出谷游玩一下。”

    “好的。”叶清灵应了声便走出去了。

    不久,叶清灵便带着林夕月回来。

    “呵呵,叶师兄要带奴婢去哪里游玩?”林夕月浅笑道。

    “去人间玩。”朝寻叶答道。

    “人间?太好了,奴婢还没去过呢?”

    在魂修国也有人类,只不过人间在魂修国极远的边境地区,且有屏界阻挡,凝魂境的魂修若想去人间,需要有分魂境的人带往,且魂修国修为高深的魂修一致规定,魂修不能使用魂力和灵力伤害人类,否则会受到制裁。

    因林夕月和叶清灵等人此时还未突破到分魂境,只是凝魂十级中期,还没能够御剑飞行,所以朝寻叶脚底凝出一把大剑带着他们飞行了几个时辰后通过了屏界来到了人间。

    朝寻叶四人在高空中俯瞰,这个人间还没有科技,类似于他前世书中记载的古代,朝寻叶选择一处人类较多的古城旁边落地,不想惊扰凡人。

    此古城环境极美,古城外一排排树木整齐生长,花草众多,河水清浅,安宁静美。三人踏进古城,映入眼帘的是众多阁楼,古典风格的装饰,仿佛他前世书中记载的唐代宋代,街道两边响起叫卖声:“糕饼,糕饼!卖糕饼了!”

    叶清灵此时说到:“寻叶哥哥,我想吃糕饼,只是我没有钱。”

    朝寻叶凝出一把银剑并把灵力锁住,让这银剑三五年内不会轻易消散,随后走到那人面前道:“大哥你好,我和三个妹妹初来乍到,没有银子,我可否用这银剑和你换些银两。”

    那人一看这把剑不凡,也很乐意地用几两和朝寻叶换了,也顺道送了一些糕饼给他们三人。

    一边吃着饼,一边走着,来到一间酒楼,便带着二人走了进去,坐下后喊道:“小二,来两只烧鸡,三斤牛肉和两瓶好酒。”

    一位十五六岁的男孩跑过来倒了几杯茶水后答道:“好的,客官请稍等片刻。”

    这时旁边一位身着白色长袍,剑眉星目的人,脸上泛起三五分醉意,竟然吟起了诗词来:

    “一柄清华,移步瑶池,蘸影野塘。爱恹恹迟日,枕波低睡,盈盈向晚。

    照水轻妆,半抹微红,三千深碧,曾见人间沉醉乡。

    消凝处,正风摇星乱,萤挑灯黄。为谁漫卷芬芳?是一脉心痕一脉香。

    记耶星旧约,倾城倾盖。鸥鹭前盟,莫失莫望。佩水情长,裳风梦冷,不合此生相对望。

    花无语,剩好天良夜,有月初凉。”

    “好词!朝寻叶听完后大赞,随后问到:请问兄台,你这首词名叫什么?”

    “发初覆眉。”那人淡淡道。

    “妙啊!”朝寻叶又真心地赞叹了一句,心想:“此人不会是这个人间界的李白、杜甫、李煜、柳永一类的大诗词家吧?”

    “兄台,我这也有一首词,想请你帮我看看如何,可否?”朝寻叶虚心请教道。

    “说来听听。”那人突然对朝寻叶也有了兴趣。

    《尘中仙》

    不曾骏马,

    不曾白衣。

    此间年少,

    不懂朦情。

    唯有轻儒,

    只在诗情。

    终于夏遇尘仙,

    秋思悲白发,愿冬犹再逢,

    恐流年不再,春来秋往,

    仍只身踏泞,

    无梦!

    那人静听了一会儿道:“妙也!妙也!此类诗词,吾此前尚未听闻过。”

    “寻叶哥哥,你怎么也会吟诗诵词呀?好好听呀!”

    “我听这位兄台吟诵有感,也随便试了试,写得如何?”

    叶清灵和林夕月三人道:“好美!”

    朝寻叶对那人又道:“我叫朝寻叶,请问兄台怎么称呼?”

    “柳白。”那人回道。

    朝寻叶心想:“不会真是李白转世吧?转世后不写诗了,写词?真不愧是李白啊!才华横溢,我要和他做个朋友,很可能也随他在这人间界流芳百世呢!”

    于是他赶忙开口道:“这位兄台,我可否和你交个朋友?”

    令他没想到的是,柳白居然如此豪爽,只见他大笑道:“正有此意!”

    朝寻叶没想到就这么和李白的转世之人做了朋友。随后柳白告别了,一边走着还拎着一壶酒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