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其它小说 > 学园都市的空间操控白井雪风 > 第三百七十章 第三炸弹
    工厂...

    工业冰箱被撞倒,料理桌被打碎成两块,通往中央储藏室的大门被几块金属碎片刺穿。

    而对那些懂行的人来说,这些损伤就如同盲文一样,展示着属性记号。

    上面记载了正确使用门把手的“握手法”的信息。

    亚雷斯塔语塞了。

    但这些毁灭的迹象就和用火去烤龟甲后现出的裂缝一样,无疑是一道神谕。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亚雷斯塔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两位魔神。

    娘娘和奈芙蒂斯。

    虽然这俩人像是刚被揍过一顿...但并不妨碍对方的真实身份是魔神。

    “咳!我不分善恶,只想(被)打个痛快而已。我们想帮就帮,不想帮就不帮!”

    娘娘小腰一插,十分傲娇地仰头四十五度角看向天花板...

    “......”

    亚雷斯塔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在此多逗留了。

    他找到了科隆尊的本体所在,于是急忙赶了过来。

    却遇到了两位目的十分含糊的魔神。

    明明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可到头来只为了自己去用。在亚雷斯塔看来,这只能说是悲哀。她这种“满足的孤独”不同于曾被三流报纸诽谤,遭受不懂得去质疑那些报道的公众的批评,几乎要被压垮的亚雷斯塔·克劳利。但是那个银色少女并不嫉妒。她的心态就好像看到了一个无法分辨“有钱”和“只有钱”之间的区别的丑恶老人一样。

    现在要继续前进。

    她从厨房走到中央储藏室,俯视着墙上的电梯井。

    每个表面都窜出了艾瑟化身。

    银色少女嗤笑一声。

    “还真是一步臭棋。你没听过长发公主的故事吗,科隆尊?”

    亚雷斯塔·克劳利和米娜·马瑟斯挥动手臂,随即猛烈的火焰和风刃在垂直的电梯竖井中肆虐。那些天使的伪像也就这种程度了。现在并不像在沙漠中燃料有限时,只能一味躲避不断从地面迸发的攻击,一旦我方转守为攻,消灭那些艾瑟化身并继续前进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时代从伊西斯前往欧西里斯,终至荷鲁斯。

    具体来说,亚雷斯塔已经克服了第二次布莱特大道,为了达成目的甚至与『魔神』对峙。到了现在,区区天使并不足以阻止她。

    它们全都被烧灼、切断,七零八落地挂在那里。

    威胁的残骸反而成为了魔法师的立足点。

    但这就是魔法师,分析各种记号并化为己有,装扮成拥有过人智慧的神来举行盛大的仪式,并将受人敬畏的上位存在化为获取知识和技术的垫脚石。他们是利用自己的意志来驯服恐惧,并将其作为武器的“人类”。

    她登上竖井,踢开了厚厚的金属门,踏入了内部的空间。

    “嗨,亚雷斯塔,我的敌人。”

    科隆尊在此已经等候多时了。

    亚雷斯塔·克劳利和米娜·马瑟斯真的是能被称为大恶魔的反面的善良之人吗?

    “没想到你居然能从那样的伤势恢复过来啊。考虑到你的性格,你应该不会对自己使用治愈魔法才对。”

    “……”

    “不,你并没有恢复吧?你这是在逐渐撕裂那道重伤的同时行动吗?你时日无多了。”

    血从银色少女的身上渗出。

    事到如今这并不奇怪。跟过来的娘娘和奈芙蒂斯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尽管如此,亚雷斯塔她绝不能在莉莉丝面前倒下。决不能让女儿看到自己难堪的样子。咳血或者痛到满地打滚这些事情就押后处理。

    与此同时。

    以这么嚣张的样子迎客,却依然夹杂着卑劣感,这也是恶魔的本性吗?

    科隆尊朝着亚雷斯塔露出自信的笑容,但她的目光也时不时瞥向一旁。

    她在看黑猫魔女米娜·马瑟斯。

    不,是被抱在她胸前的婴儿莉莉丝。

    银色少女往旁边踏出一步,挡住了那邪恶的目光。

    “别担心。我从来没有打算利用她。”

    “随你怎么说吧。你在打的主意,我基本心中有数,但是事情发展真的会如你所愿吗,亚雷斯塔?”

    她的语气听起来十分的厌烦。

    即使假装成亚雷斯塔的二女儿,从正面捅了她的肚子一刀,这个银发少女也还是没有死。考虑到无数的克劳利朝着全世界扩散,连科隆尊本人也曾被封在学园都市,看来她应该也克服了数次意想不到的情况。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两人是相似的。在路上绊一跤并不足以阻止他们。他们会吸取教训找出下一步,跨越本应不可能跨越的障碍。

    伴随着她的管理者,一直为亚雷斯塔提供客观的观察的米娜·马瑟斯轻轻地张开面纱下的嘴。

    “大恶魔科隆尊。”

    “怎么一副我才是坏人的嘴脸啊,魔道书。你这拒绝分解的垃圾之一。”

    科隆尊也作出回击。

    “世间万物都处于生与死的循环之中。我的存在是为了清除堵塞和修复循环。我是科隆尊。丑恶地苟活着、不断地吞噬周边的事物并臃肿化的个体究竟有多么邪恶,你应该心知肚明。”

    “……”

    “亚雷斯塔·克劳利。你就是最好的证明。”

    恶魔伸出了纤细的手指。

    那黑暗的手势仿佛是在宣告是谁会死一样。

    “经历了一百年岁月的普通人根本不可能维持这样的形态。就算医疗技术能起一定作用,你也早该死了。正是因为你苟活至今,世界才变成了这个样子。学园都市是为了上条当麻而打造的战场?一派胡言。就算道理是这个道理,但实际动手的人是你吧,亚雷斯塔。在1947年的时候,如果你好好沉浸在后悔中踏入坟地的话,世界也不会演变成这个样子了。”

    “你这是……”

    黑猫魔女米娜·马瑟斯本想说些什么,但亚雷斯塔伸手阻止了她。

    科隆尊的指控还在继续。

    “时间的流动看似会无情地消磨一切,但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过多例外的救赎:幻想杀手、『魔神』、原典,复活了的莉莉丝,复活她的艾华斯……还有我,大恶魔科隆尊。”

    “……这么说,你也知道你站在邪恶的一边吗?”

    “当然了。我会修复所有的循环差错,让下一个时代诞生。曾经,有半数以上的质点遭受了攻击。如果不是第二亚当用血来赎罪的话,世界根本不会延续至今。而那些致命的堵塞全都诞生自智慧。我是保护生命之树隐藏着的那一线——保护深渊的大恶魔。无论我的目的是什么,我也确实是被玷污了……所以,我将破坏一切。连同我自己,和包容了我的整棵生命之树也不例外。只破坏一部分部分是毫无意义的。如果有东西留了下来,并引发演变成永劫的扭曲的话,历史只会重复。我会将10个球体、22条路径和隐藏的第11个符号化为乌有。相位间的碰撞?火花和飞沫?只是治疗表面症状的话无法拯救任何人。必须要从根本上清除所有的堵塞物,将接力棒交给后人。”

    而在现有的世界里面想要保护特定的人,这个愿望会妨碍到接力棒的交接。这无异于死守王位,扼杀所有可能性的老害行为。而阻碍这一进程的因素都是世界循环的致命堵塞……科隆尊是这么想的吗。

    亚雷斯塔摇了摇头。

    “……你是想保护什么,科隆尊?”

    “是这个世界,但我对这个时代没兴趣。”

    关于玉米、棕榈树、肉和鱼等支撑了地区或文化发展的食物的传说常常会涉及到杀戮主题。某个神或人会出于某种缘由而被杀死、切碎,他们的血肉会被投入陆地或海洋,从而提供人们在自然中发现的食物。

    对于科隆尊来说,那是一种救赎吧。

    她会摧毁一切现存的东西,为下一个来的人做准备。来者并不一定需要是人类。哪怕从自然出现的是鱼人或是鸟人,还是无脊椎的巨型变形虫,或者是八足章鱼外星人。只要是自然诞生,然后会自然消亡,她就不在乎它们有多繁荣。即使她自视为邪恶的毁灭者,但她也不会停止进行这种根源上的救赎。

    即使这个概念是如此的可怕,相当于在爱人还活着的时候就杀掉对方,把遗体切碎撒在地里作为肥料,以此种地、召集动物,最后因为后人可以继承这一切就宣布这是巨大的成功一样。

    亚雷斯塔·克劳利慢慢呼出一口气。

    她开口了。

    “根本就是一派胡言。”

    轰!

    冲突,就此展开!

    一边是战胜了自卑情结,再次拿起圣经的’人类’。

    另一边则是站在超越了伊西斯、欧西里斯和荷鲁斯的位置上的大恶魔。

    亚雷斯塔将棕榈杖的末端按在地上发起突击,杖就像是点燃的火柴一般拖着尾焰,与之相对,科隆尊一根手指也没动。

    先是小试牛刀。

    艾瑟化身——7: DEO。”

    “太慢了。”

    亚雷斯塔挥起了积累了大量摩擦热的棕榈杖的末端。火焰切开了由金发制成的天使的根部。

    就在头发散落的瞬间,下一击就从这块幕布后面袭来。

    一张凶险的脸以金发为显示屏出现。

    “第三召唤文:其名为IDOIGO,风中之风啊,遵从司掌同色石板的文字罗列,命你展现洁净的力量!”

    轰!!!!!!

    这是不应存在于表层世界的,没有一丁点杂质的元素洪流。可以切开万物的暴风径直瞄准了亚雷斯塔·克劳利的脖子。

    “!!”

    已经无暇去理会肚子上的刺伤的亚雷斯塔拉起了棕榈杖,故意让它被切断,以此来强行偏移攻击的轨道,但与此同时,新的凶恶沉淀物出现了。

    它以头发上的脸庞的形式显现。

    “第三召唤文:其名为LILACZA,风中之水啊,在元素之中插入元素,作为现世的元素听命于我!!”

    “米娜·马瑟斯!!”

    被打飞后往正上方跃起的风刃被一股寒冷的薄雾包裹,并以类似毒蛇或蝎子尾巴的动作扭动,朝着西洋丧服淑女怀中的婴儿莉莉丝扑去。用纤细的手臂抱着婴儿的米娜倒吸一口凉气,拔出了调色刀。

    “我的幻视以美术为媒介被带到外界,由此可以连接他人的小宇宙,并侵蚀全的大宇宙。感受重建了七墙之墓的色彩吧。现身吧利爪,黑色的四足野兽,展现你的威猛!!”

    呼!!

    一股暴风以独立于调色刀的动作卷起。不,如果将细砂或面粉撒满这个空间,就能看到有酷似食肉兽的爪痕一样的东西在并行奔走。

    强烈的火花飞溅,科隆尊召来的致命元素最终回归于无。

    然而恶魔的邪恶笑容没有消失。

    “……虽说只是我随机应变,不过混入了杂质的元素果然是会被这种程度的东西弹开呢。表层世界的行为之间确实是可以相互干涉。是这个道理没错。”

    黑猫魔女并没有对自己的成果感到喜悦。

    事实上她还皱起了眉头,仿佛她已经预测到恶魔接下来会说什么似的。

    “反过来也就是说,纯净元素的正面一击应该就能将那把调色刀连着你的手一同打断,并直接杀掉你抱在胸前的那个婴儿。”

    “!!”

    “是想说我卑鄙吗?亚雷斯塔,从你到达这里开始,我就有了要保护的东西:苏格兰的三件宝藏和命运之石。移动棋盘上的所有棋子,争夺对方的王。这就是我们的战斗。”

    金色的长发像蝎尾一样在虚空中摇曳。

    不,那束头发在敲打一张像围棋盘一样划分开来的纸张、格子中会有字母以特定的顺序浮现,看上去就好像在打键盘一样。

    “无论如何,你都不认为照这样下去能杀得了我吧?”

    “.....”

    “你为何来到这里?你现在只有一条活路。如果你觉得一边分心保护孩子一边与我战斗,那就试试看啊亚雷斯塔!”

    科隆尊甚至笑着列出了杀死自己的条件,该说不愧是自然分解的化身吗?她说过除非连她本人也被消灭,否则世界将无法回到正常的循环。但是操纵表层世界的A和B使其相撞并消灭彼此是不够的。如果在空无一物的世界里只有科隆尊留了下来,那就相当于留下了杂质。且外,没有了交战的对手,她就会失去杀死自己的手段。自己变成抽鬼牌游戏里的鬼牌就没有意义了。无论通过什么手段,科隆尊都必须将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卡片组成对子,将其全部丢弃。

    “我名为科隆尊。我的数字是333,其意义为扩散。我是撕裂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的、阻碍世界的结合的大恶魔!”

    那张从金色长发中浮现的怪异脸孔,比以往更有力、更生动、更阴险。

    “本大恶魔再次宣誓!!深渊之壁矗立于我的前方,而我将画下阻碍万物,代表不理解与不宽容的一线。逝去之人——莫·阿海尔仪式将消除一切停滞,完成世界的自然分解!!”

    这番话毫无道理可言。

    虽然听起来像是什么统一的理论,但全都是胡说八道。

    这大概是她被称作恶魔而非天使的原因吧。

    两道目光冲突。

    亚雷斯塔·克劳利和大恶魔科隆尊。

    现在。

    都走到这一步了,她们又怎能收回对彼此的怨恨?

    只有当某一方被斩杀,杀意之刃方能入鞘。

    因此,接下来要说的就不是那支离破碎的誓言的重复了。

    而是夹杂着明确杀意的话语。

    科隆尊摆出手握一把无形西洋剑的姿势,往手臂中送去力量。

    亚雷斯塔·克劳利认为世界“于1904年迎来了最终审判”,而在那之后,就是这套用来控制庞大力量的新式技术体系支配了世界。

    “所有的数字皆为等值。我的右手中乃是复活的纽特(Nuit)。且看延伸的数值(可能性),超越有限的领域吧。我的左手中乃是复仇的哈迪特(Hadit),将所有的力量凝缩为最小的一点,打造唯一的意义吧。换言之,无限加速的拉胡尔库伊特(Ra-Hoor-Khuit)的圆所释放的一击,将于显现于此世的表层。”

    这就是足以媲美魔神的究极一击。

    树不只可以上升,下降也是一种用法。从天际的一点倾注而下的力量沿着各种的路径获取颜色与性质,最终变成了这个世界制造的万千物质。

    如果有术者凭借自己的意愿,让那股力量如雷霆一般坠落,会发生什么?

    纯粹的能量将会在高速物质化的过程中朝着目标突进。就好像通过爆炸产生金属箭头,从而轻易击穿坦克装甲的自锻弹头。

    魔法师亚雷斯塔曾经是这么描述的。

    其本质是一股能够确切地切断目标的结合的能量块。作为记号,它就像一股在朝着目标突进的同时不断左右曲折的闪电。

    对于被配置在保护最顶端的三个质点的位置上,阻止一切结合并拆散世界的大恶魔来说,再没有更方便的术式了。

    “Magick:火焰之剑。自质点下降而显现的力量啊,沐浴此人。”

    “睿智的圣母巴巴隆,展现你那赤红的力量……!!”

    亚雷斯塔发出了咆哮,但是太慢了。

    照这样下去,她会被打垮的。

    就在这时,被抱在米娜·马瑟斯胸前的婴儿莉莉丝摆动着小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圈。

    但这毫无道理。

    考虑到相对速度,在『Magick:火焰之剑』已经被释放后再动手也太晚了。尽管如此,它还是赶上了。

    整合性崩溃了。因果被无视了。

    换言之,这是奇迹。

    啪叽!!随着锯齿扭曲的声音,本应直接命中目标的Magick:火焰之剑的尖端扭曲了。它被莉莉丝画的盾形圆圈所捕获,回转着,最终被困入了永无止境的回路中。

    虽然亚雷斯塔一行人被这种不自然的现象所拯救,但银色少女的脸上却宛如死灰。

    这就是为什么莉莉丝是消灭科隆尊的关键了。

    只要献祭莉莉丝,科隆尊就立马会被抬走去吃盒饭....

    因此,亚雷斯塔必须要保证莉莉丝的存在不被消耗。

    就在刚才,莉莉丝的存在就被消耗了一部分,用于扭转科隆尊发出的攻击。

    “......亚雷斯塔,这样下去,你还是会失败的哦~”

    科隆尊露出了愉悦的笑容,即便有两个魔神压阵,科隆尊也不在乎。

    脱离原罪的灵魂,还与自己有关系,只有莉莉丝了。

    “我记得,雪风那个少年有个意识形态说,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我对你的了解超乎你的想象么?”

    “?????”

    科隆尊满头问号,突然间,她觉得自己算漏了一点,那就是雪风这个规则之外的人。

    “哈...哈哈,他到底还是承认自己是个人类,还喜欢人类的小姑娘,lsp一个,明明我也是金发~她却喜欢那个娇小的女孩子...是谁来着...?”

    轰!

    在亚雷斯塔的笑容中,科隆尊炸了...

    第三炸弹,败者食尘发动。

    时间再次倒退一个小时。

    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内,雪风将会带着芙兰达离开这个世界,被动解除时间回溯不断轮回的效果。

    然后,就是正式消灭科隆尊的时候了。

    “啊,又回来了。这次,所有人都有着时间回溯的记忆吧。”

    在第三炸弹爆炸的时候,时间回溯一个小时以前,亚雷斯塔以及学园都市的能力者们又聚集在了爱丁堡城堡之中。

    不出意外,下一刻应该是科隆尊的艾瑟化身前来攻击的时候...

    “看你了,雪风。”

    亚雷斯塔有些心累地坐在地上。

    时间回溯什的么,太累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