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其它小说 > 学园都市的空间操控白井雪风 > 第三百六十八章 食蜂操祈
    咆哮一般的爆炸声震动了崩塌的石头大厅。

    A.A.A.。

    Anti-Art Attachment。

    这是他在来的路上自己建的,还是保存在某处的备用品?环绕在这只神秘金毛猎犬周围的武器模组与美琴的不一样。美琴的A.A.A.像恶魔的翅膀一样展开,并且利用背后伸出的支撑脚去分担那几吨的重量,但金毛猎犬这款似乎是利用空气的力量在地上悬浮。

    “我是真想避开这些弯路。”

    他开口了。

    通过人的语言,那条大型犬确实如此说道。

    “但为了否定世上的迷信,必须先调查其背后的细节。那好,坦白一切吧亚雷斯塔。我会将其作为敌对知识全部吸收,然后将其全盘拒绝。”

    那座可怕的兵器大山,说是装甲或堡垒也不为过。

    但是御坂美琴没有空暇去慢慢观察这位“前辈”的行动了。

    “哇!”

    起初,她以为是自己的武器展开而导致身体失去了平衡。

    “等、等等,它正在自行移动!?”

    一道比鲜血还要阴险的红色闪光从大型犬和御坂美琴身上朝着同一目标射出,相互交错。

    “血祭吗?不过欧西里斯时代的魔法可无法伤我分毫,人类。支配者的法则早已更改了!!”

    科隆尊的声音充满了嘲讽。

    “谁说我只有男性神祇的血液的程度了,科隆尊?”

    亚雷斯塔以指挥官的形态坐镇中央,她将担当指挥的角色。

    她的身体已经不能在进行高强度的战斗了。

    “那么是巴巴隆吗?只是稍微沾染了点女性原理又能怎么样?不过是放弃了你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圣经的力量——那份由十字之力引导的男性原理的奇迹而已。瓶颈可真是可怕的东西吧?要从空白状态开始累积并不困难,但在完成之前就卡壳的话,结果就两头不到岸了!!”

    “愚蠢的科隆尊啊。一切都是相互累积的,时代这一概念并不是否定不同的方法。与伊西斯的结合产生了欧西里斯,欧西里斯被杀害又使得荷鲁斯闪耀。小孩子发脾气不足以改变历史。如果我没有痛恨十字教,我就不会学习魔法。遭到处刑的神之子一直都是基础。不管我多么讨厌他,事实依旧如此。”

    “你这混蛋!”

    “所以我会连上魔法之环。我会连上从伊西斯通往欧西里斯、再抵达荷鲁斯的路径!因果关系将与我的身体和大恶魔联系在一起。因此,巴巴隆的绯红将迅速击穿敌人,随后其全体飞沫将回归我身。”

    银色的少女站在一切的中心。

    与她的两翼相连的是两台牵引起来的A.A.A.,但那也只是用来增幅那个魔法师的杀意,借此撼动世界的扬声器而已。

    “切!”

    那团看起既像巨龙又像天使的金色头发嘲讽道。

    虽然它在笑,但并没有轻敌。

    毕竟恶魔的本质是妄言,就好像一片用不存在的未来和财宝欺骗他人,让对方陷入地底深处的“迷途森林”。

    “你已经忘了吗?我的名字是科隆尊,潜藏在Da’at的深渊,对树的攀登和降下进行管理的大恶魔。你被拒绝了,亚雷斯塔。你无法抵达生命之树的上位三个质点,就凭你也想和能够自由穿梭整棵树的我为敌!?”

    就在这时,亚雷斯塔·克劳利之外的另一人就在不远处。

    身穿纯白修道服的禁忌少女开口了。

    “所谓‘法之书‘,即是来自这颗星球以外的智慧。其本质隐藏在行星的回转之外。通过移除所有障碍物,沐浴在倾泻而下的光辉中,即可获得正确的知识。”

    科隆尊有些惊讶,禁书目录?

    无论怎么死记硬背,只要她不知道解码方式,就无法读取“法之书”的本质。她也就无法活用里面的知识。这本魔道书有着几百种错误的解码方法,现在进行尝试也不值一提了。无论那个魔导图书馆怎么努力,也不足以提升亚雷斯塔的实力。

    然而...

    “在天王星外发现的新行星使得占星学陷入了混乱,但冥王星并没有阻碍宇宙的运动。例外的Tzaddi在别处。放眼群星吧,新的时代仍在等待到来的瞬间。”

    不是针对亚雷斯塔,茵蒂克丝将科隆尊的术式拖入错解的模式并加以操纵。

    亚雷斯塔就是将“法之书”传输到整个世界的人。

    无论怎么在她耳边低语,她都不会误读自己写下的书。

    所以这只会影响科隆尊。

    “动摇了吗,科隆尊?说起来,1909年进行的那场召唤实验也是这个样子。你虽然成功压制了作为召唤师的我,但却没有考虑到支援我的纽伯格!!”

    银色少女轻轻伸出一根手指。

    她两边的A.A.A..发出了最后的光束。

    一旦本人也加入到其中,威力就大幅增加了。

    就像是共鸣一样。

    嘭!

    由大量金发汇聚而成的异形怪物从内侧炸裂了。

    就像气球爆炸一样。

    就像撕碎了一张巨大的蛛网一样,失去力量的细丝飘然而下。

    “什么情况?”

    御坂美琴仍然没有理解自己做了什么。

    她没有体会到丝毫的胜利的振奋感。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件可怕的武器无视了她的意志,自力行动了起来。

    恶魔的翅膀。

    单凭这个事实,就仿佛给她的身体核心缠上了一股寒气。

    她在害怕。

    随便是谁也好,她想找人交流一下。她想找到这个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的答案。而符合要求的也没几个人。虽然最清楚的人应该是那个银色少女,但美琴感觉自己无法轻易和对方攀谈。那条金毛猎犬又太过神秘了。

    与此同时,学园都市其他的Lv5们也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给科隆尊制造麻烦。

    但此时却有人悄悄溜走了。

    这个人有着金色的长发和一副姣好的身材。

    那是一名少女,食蜂操祈。

    我不习惯像那样正面开打啊。御坂同学和那只狗?要是被那种高火力的流弹打中哪怕一发,都会把我炸成碎片啊。

    本来,操纵人心的第五位就和纯粹的机械制品的相性很差。子弹和炮弹自不必说,心理掌握恐怕也无法操纵那些头发的团块。看不到确切的“脸”或“身体”的话,食蜂就很难想象能力会奏效。

    更重要的是....

    “……”

    当她穿过半球形拱门下方,踏下几级石阶后,食蜂把手伸进挂在肩上的挎包里。

    正在此时。

    咚!!

    又有敌人以捅破阶梯的架势,从下方窜了出来。

    由阴险的金色头发汇聚而成的毁灭洪流垂直地爆发出来。

    “再小的可能性也要扼杀在摇篮之中!”

    食蜂操祈苦笑着。

    她闻到了一股生锈的气味。

    ……说头发突然爆发出来是很简单,但食蜂怎么看也没办法应对这次奇袭。由于她没能提前发现,导致她被正面击中,在空中转了一圈,后背着地,倒在了凹凸不平的破碎石阶上。由于她通常就不习惯这种战斗,所以她也不理解自己受到了多大的伤害。只是当她试图站起来时,后背爆发了剧痛。

    “……!!”

    她咬紧牙关,用链子把挎包拖到自己跟前,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电视遥控器。

    然后她把遥控器抵在自己的太阳穴上。

    “痛觉切断(Category 433)。将全身的疼痛缓和到不妨碍身体活动的程度。”

    做到这一步总算是可以动了,可实际上她并没有治疗自己的伤势。在最坏的情况下,大意地活动身体反而会加重伤势。

    她是对人类的专家,所以在满是无人兵器和怪物这些没有人心的东西的战场上毫无容身之处。

    因为没人能看见她,所以不会有人来。

    亲自解除了身边的安全措施的人,就是食蜂操祈自己。

    此时。

    那团黄金就像大蛇一样盘起,从各个角度观察着食蜂。

    然后它低声说道。

    “人类还真是奇怪的生物。”

    “我也承认这个样子看上去确实很疯狂。”

    食蜂操祈将手伸向自己的脖领。

    从丰满的胸口之中拽出来一根项链。

    在项链的一端,有着一个精致的哨子。

    防灾哨,也叫高频哨。这种哨子的特殊设计能发出声音,在地震发生后可以吹哨来求助。

    颤抖着手,食蜂操祈将哨子握住,但并没有吹响。

    那个少年早就不是第一次被赶到死亡的边缘了,食蜂不想让当麻再度陷入危险之中。

    她很害怕。

    她害怕自己所爱的人会在自己面前变成一滩碎肉。

    食蜂操祈不是茵蒂克丝,也不是御坂美琴。

    虽然她这次被逼到了表面的舞台上,但她本来就是亚雷斯塔那样的幕后派。她是在阴暗的世界中操纵很多人,一边牟取利益一边排除危害的常盘台女王。

    世界的命运,人类的未来?管他那么多。

    就像亚雷斯塔为了保护莉莉丝而偏离了原路一样,蜂蜜色的少女也不惜为了心爱的事物走上别的路。即使被本人觉得自己恶心,被他投以夹杂着失望的叹息也罢,食蜂也不在乎。

    黄金往上延伸。

    这就是艾瑟化身。

    那个由头发编织而成的天使的伪像,明确地锁定了目标。

    只是随便现身,它就无情地摧毁了组成那座古城的数十甚至数百吨的石头。这种攻击虽然看上去不是那么的华丽,不是动不动就爆星的攻击。

    但强弱往往不是看特效的。

    至少,食蜂操祈是找不到任何方法能抵挡这一击。

    但她仍然选择抵抗。

    除了切断痛觉以外什么也做不到的食蜂操祈,只能露出笑容道。

    “我只希望,大家都能有完美的结局,我只是一介配角,结局,也就那样吧...”

    轰!!!!!!

    世界震动了。

    食蜂操祈内部的时间停止了。

    大恶魔科隆尊的艾瑟化身,确实无情地打出了足以破坏地壳的一击。

    但是。

    刚才的巨响并非来自金色的天使。

    “wrrrrry!”

    那个声音并不是学园都市的第五位,也不是科隆尊。

    上条当麻之所以战斗,只因为他是上条当麻。

    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线索,当麻始终都会出现在事件里。

    滋滋滋!!就好像人肉被锉刀削去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的痛苦想必远胜于食蜂操祈用力量欺骗了痛觉之后的感受。

    那道本来就难以接受的伤口再度受到了强烈的一击。上条用自己的手臂作为护垫强行按上去,稍微改变了艾瑟化身的轨迹。这既不是躲避也不是防御,削肉断骨的付出和收获完全不对等。如果要被垃圾车迎面撞上去的话,让身体的哪个部位去承受比较好?面对这种毫无意义的抉择时,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光是剧痛产生的信号,哪怕当场死于休克也不奇怪。

    事态停在了99%。乍一看所有齿轮都是契合的,可最关键的一个却缺失了。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来了。即使力明明无法传达过来,但都不重要了。

    这种结果,除了奇迹以外还能是什么?

    食蜂操祈,再度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奇迹。1616048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