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其它小说 > 学园都市的空间操控白井雪风 > 第三百五十六章 魔法大国
    挪威,雪风和芙兰达目前正处于挪威首都奥斯陆的一家商业街的肯德基里面。

    挪威是世界重要的海事国之一,其海岸线曲折,近海岛屿达15万多个,既是优良港口,又是风景优美的游览区。

    本土属亚寒带针叶林气候,南部属温带海洋性气候,斯瓦尔巴群岛、扬马延岛属苔原气候。首都年平均气温7℃,年降水量740毫米左右。

    总的来说,这个国家的气候不能说冷,只能说挺凉嗖。

    来到自己故乡的芙兰达,此时心情有些复杂。

    一方面,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家乡。

    在学园都市的生活时间,已经超出了她在家乡的时间了。

    但是,在这里,她也度过了几年极为幸福的日常生活。虽然远离城市,但是父母失踪之前的那段时间,真的是很幸福。

    另一方面...

    “雪风!你给我解释下眼前这个喜欢吃土豆的家伙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芙兰达指着眼前正在吃土豆套餐的欧提努斯,直接抓狂。

    “可以说....洗脑与被洗脑?我是洗脑的一方...”

    雪风一边和芙兰达打情骂俏一边解释着。

    欧提努斯现在带领着格雷姆林开始干正事了,同时也对自己的下属们进行了一番深刻的自我检讨,同时把雪风的那堆马列主义、唯物论传播到格雷姆林的上上下下。

    “你是传销头子咩!”

    芙兰达看到欧提努斯脑袋上那硕大的巫女帽上印着一个锤子和镰刀...她就觉得格雷姆林这个组织已经彻底让雪风玩崩坏了!

    “我可是试图要理解他哦,你也可以理解为追随者。”

    欧提努斯一口吃掉了一小碗土豆泥,嘟哝着说。

    “告诉你哦,他是我的,不准抢。”

    芙兰达搂住了雪风的胳膊,并将脑袋靠了上去。

    她知道欧提努斯是北欧主神,也是狂猎之王,就是她当初一句话就带走自己的父母。

    芙兰达和芙蕾梅亚回来到学园都市,可以说欧提努斯才是罪魁祸首。

    “你的母亲是格恩达尔,是魔力持有之神。父亲是一名英灵战士,名为齐格鲁德。你们本来是没有姓氏的,塞维伦这个姓氏在北欧的语言中,有着森林的意思。毕竟你们是在森林深处出生的。”

    看到芙兰达猛虎护食一样的表情,欧提努斯开始说关于芙兰达父母的事情。

    其实齐格鲁德这个英灵很有意思。他北欧神话传说中的大英雄,也是北欧最家喻户晓的英雄之一。

    其传说也是后来的英雄史诗《尼伯龙根之歌》以及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的原型,《尼伯龙根之歌》的主人公齐格飞则是与齐格鲁德同源的人物。

    在成为英灵之前,齐格鲁德是有妻子的,但是却因为喝下了失去记忆的酒,忘记了本来自己要追求的对象。

    最后他是如何与女武神·格恩达尔搅在一起,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总感觉父母和孩子都是意外呢...

    此时雪风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这话他可不敢明着说,弄不好芙兰达能直接把他第三条腿炸断...

    此时,欧提努斯望着陷入沉思之中的芙兰达,手一插腰,十分骄傲地扬起了头,一副我很厉害,大家快夸我的表情。

    “那接下来,那就去看岳父岳母吧!”

    雪风搓了搓芙兰达的脑袋,试图让她清醒点...

    -------------------------------------

    “不好了,不好了。”

    少年叫着,但脚步仍精确如时钟,不慌不忙,他身上肥大的修道服拖在地板上。在这个年幼的少年身上看不到任何的清贫、虔诚以及纯洁。能感觉到的只有职业杀手的杀伐之气。比起他学会的所有魔法,他的存在能得到教义的认可这件事本身就像是某种有点令人不快的仪式。换种说法,如果他在施法的时候哪怕犯了一个错误导致魔法失败,那么这个少年即刻就会被处以火刑。

    这个少年是英国清教第零圣堂区必要之恶教会的成员。

    名字是尼克斯·艾佛布林德。

    这个少年被冠以技术和学问之名。

    联想一下仿生学,就能知道他到底专精什么了。

    手臂和腿被胡乱丢在伞架里,各种各样的内脏像熏制品一样从横亘在天花板上的锁链上垂下。但是天真无邪的少年对此视而不见,径直走向墙角的黑橡木橱柜。他气势十足地将两扇柜门打开,柜子里数十、数百个冰冷的光点注视着他稚嫩的脸庞。

    注视这个词并不是比喻。

    铺着柔软天鹅绒的柜子里摆满了玻璃义眼。

    有那么一瞬间,仅仅是一瞬间。他想把它们全部带在身上,不过这么做没有意义。这些高精尖义眼可是特意用不具生物相容性的涂料加工出来的,这种涂料如果用在活体眼球上会使眼球坏死。但是,不管它们是多么强力无比的灵装,道具就是道具。如果不将它们好好装在辅助装置上的话它们就不会起效。

    所谓的辅助装置,指的就是他的身体。

    他重视的点在于仅用一具肉体就能表示的魔法符号。那么,当他的双手双腿所能表达的符号到达了极限,该怎么做呢?对他自己而言,答案显而易见,但是,一旦这种方法的实用性被广泛接受,那么,一个魔法师自断手足,自己开膛破肚的时代也就来临了。

    总而言之,现在正是灭世之时。

    他将选中的义眼嵌入眼窝,推开门,跑上锃光瓦亮的大理石走廊,眼前骤然飞过数个手提箱。其表面浮凸的曲线应该是符号化了的‘名字’。它们就像跟在母鸭后面的小鸭一样,在金发女仆身后飞着,但它们并不是半导体和传感器这类科学侧的产物。

    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是皇室用于举行正式典礼的地方。侧着停在外面的是一辆像尺寸不合适的南瓜一般的马车。当然了,门外面就是对敌我双方均有着重大意义的首都伦敦正中心。

    “欢迎回到伦敦,这座充满雾、魔法与斗争的都市,克劳利。可不要低估魔法大国的底蕴哦。”

    在亚雷斯塔带着一群人来到多佛海峡的时候,英国清教就已经感受到了亚雷斯塔的魔法波动。

    虽然说亚雷斯塔在历史的记载中已经死亡了,但是英国清教在萝拉·史都华的命令下,依然保留了对亚雷斯塔的专用战斗部队。

    但不管能不能打得过,这对英国来说,光凭亚雷斯塔这个名字,已经算得上是国难了。

    此时,克劳利狂潮,再度展开!

    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隶属英国清教的骑士团们也已经早早准备好了。

    负责直接警备的女骑士依然和前几次一样,指挥着部队进行着防御。

    十亿克劳利狂潮,再度横渡多佛海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