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其它小说 > 学园都市的空间操控白井雪风 >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上蜂赛高
    学舍之园,一个全是妹子的特殊地区。

    这里充满机密,卫星地图基本上不公开。

    就连从明天开始举办的,全学院都市都要参与的大霸星祭,这里也是不开放的。

    同时,这里还有着2458个摄像头全方位无死角地监控。

    所以说,除非你能像某个变态一样直接把传送门开道宿舍里面去,否则你一进去就是会受到监视的。

    “哼~哼哼?”

    学舍之园的某幢宿舍之中,常盘台的女王大人,学园都市超能力者排行第五的心理掌控躺在床上正愉快地哼着歌曲。

    “明天大霸星祭了...要作开幕演讲...要不要去呢?还是找人替我去呢?还想给多莉买点衣服的说☆”

    之前因为雪风的行动,御坂多莉,也就是御坂美琴的第一个克隆体,成功被复苏了。

    “当初的三人,就差小咪了...那个家伙到底在哪啊?”

    食蜂摆弄着手机,看着手机相册里面三个人的照片,陷入了回忆之中。

    “唉,慢慢找吧,洗个澡准备睡觉了☆”

    就在食蜂操祈脱衣服脱到一半的时候,一个传送门十分突兀地出现在了她的房间之中。

    然后拎着一个哥特萝莉的雪风就这样冒冒失失地传入了进来。

    “食蜂啊!十万火急...啊!”

    啪的一下,食蜂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给雪风来了一拳头...

    “不是...我感觉好像是被蚊子叮了一口...”

    雪风闭上了眼睛,摸了摸自己的脸,食蜂的全力一拳...真的就啥感觉都没有。

    “但你之前貌似不是被蚊子叮了一口,是被大象踩了吧?”

    食蜂没好气地看着雪风另一半脸那鲜红的巴掌印。

    雪风不知道食蜂在哪个宿舍,所以他是挨家挨户找的。

    意外的是,在之前他进去的那个房间里面,正好碰到一个阿三妹在换衣服...

    那是乌雷亚帕蒂的妹妹,也就是被食蜂暂时照顾的前‘从天而降的诸神之门’的魔法师。

    “啊哈哈哈,不说这个了,能把她的记忆修改一下么?”

    雪风单手把雷蒂丽拎到了食蜂面前。

    雷蒂丽身体内的圣果,已经被雪风炼出来了。至于怎么炼的...

    当然是靠老虚了!

    想一想,虚无吞炎,触手形态...

    雷蒂丽,活了千年的魔法少女!

    “给我说详细点...要不然我喊人了。”

    看着眼前双眼失去高光的雷蒂丽,食蜂心想,雪风这个变态到底对人家做了什么啊!

    “和魔法有关系,而且,通过从她体内炼出来的东西,我可以治疗当麻的脑袋。”

    根据普罗米修斯所说,雪风可以根据这个‘圣果’来临时沟通第六神之键·创生之键·黑渊白花。

    “......”

    食蜂安静了下来,星星眼中透露出了一丝丝的踟蹰。

    这也太快了吧...

    自己还没准备好...

    虽然说食蜂很想让当麻下一秒就能记起自己,但真正面对的时候,自己却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

    某一次,她的泳装模样被当麻看见。某一次,她用包包狠狠地敲了当麻的头。某一次,她体验到了间接接吻。而最后,当麻救了她的命。

    那是她生命中数一数二的“幸福时代”,是最强精神系超能力者“心理掌握”,最宝贵的“记忆”。

    当麻,是食蜂的‘英雄’,永远无法被取代的人。

    那些诸多的某一次,便是他们一次次地偶遇,他们互相连结的羁绊,却因为一场悲剧,彻底断开。

    在悲剧的最后,当麻的腹部被贯穿,巨大的疼痛瞬间撕裂了当麻的意识,而且上条此时也因为血压过低而无法注射麻药,食蜂使用自己的能力为因为重伤休克的上条代替麻醉剂止痛,让他得到及时救治的同时,上条也因为此刻血压极低,也就是水分平衡崩溃,导致他接近“唤醒记忆的路径破损”。

    就像收纳长相与名字的部分只有食蜂那一格遭到物理性破坏,即使和上条聊起她的事,上条也想不起来,就算食蜂一遍又一遍的自报家门,上条也会一次又一次地把她忘记。

    那一刻,对食蜂来说,就是绝望的。

    到后来,茵蒂克丝、御坂美琴,以及很多很多的少女都被当麻遇见,可以说,那些少女每一个都有可能取代她曾经的位置。

    在女孩心里,他是她的英雄,但是在男孩眼里,她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像你常说的,凡事都有代价。我该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让这个奇迹发生呢?”

    从食蜂认识雪风以来,食蜂其实没有帮助过雪风什么大事。

    甚至,二人第一次产生关系,还是偷亚空之矛那件事情。

    食蜂的确是拜托过雪风让他寻找能够解决当麻大脑问题的办法,但她仅仅是拜托,甚至说的难听点,就是在求雪风。

    这期间没有交易关系,但欠的人情却是极其难还的。

    “能教教轻音你是怎么发育到这种规模的么?”

    雪风说出了让食蜂大脑当场宕机的话...

    “就...就这!?”

    以学园都市的医疗水平都无法解决的大脑问题,在雪风这里就值这么点么?

    “对啊,对我来说是举手之劳,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在未来,那就是我的权能,就和呼吸一样简单的事情。”

    雪风弹了下食蜂的脑门继续说道。

    “凡事都有代价,这句话很正确,但是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代价。说实话啊,当麻这个人,我感觉他在性格方面要比我强。意志也好,正义感也好,他的人格魅力甚至让我都想入教了。”

    虽然说雪风和当麻的交流并不是很深,在短暂的接触中,以及一些事情中当麻的表现,雪风能清楚地认识到。

    当麻是个遇上有困难的人,不论男女老幼、是否与自己有血缘关系,即使是自己面临危险关头,只要动机正确,他都会去帮忙。

    这种行为很是无脑,但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是个局外人,如果你是个没有经历过一些事件的局外人。

    就不要对当麻这种行为评头论足。

    你键盘上敲出来的那些优越感,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

    也许那些‘键盘侠’们真的遇到一些事情,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匪夷所思的沙雕行为呢。

    “那她就交给你了,我去找当麻。”

    雪风把雷蒂丽扔到了食蜂房间的地毯上,就开了个通往当麻宿舍的传送门。

    “那个...那明天的开幕式...你能替我作开幕演讲么?”

    “没问题!”

    雪风拜了个OK的手势。殊不知,开幕演讲...是他和削板两个人的骨气大型传染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