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其它小说 > 学园都市的空间操控白井雪风 > 第二百零一章 下次一定
    “变态...”

      随着芭德薇笑容逐渐开始放肆,一张塔罗牌在她面前出现,涌出的强大魔法波动瞬间将雪风轰飞,虚无吞炎凝聚出的触手在庞大魔力的作用下居然直接断掉...

      芭德薇此时才回想起雪风的一个信息。

      金发黑丝萝莉控...

      再看看自己...

      金发...萝莉...虽然穿着黑色的长筒袜,但远远看去也和黑色的丝袜差不多...

      “哎哎哎啊?什么变态?”

      雪风现在脑门上有点冷汗往下流,刚才芭德薇那一下,差点直接把他的虚数屏障打碎。

      要知道雪风经过强化之后,虚数屏障就是斗气大陆的斗圣巅峰都打不破的...

      “你敢说你刚才没有变态的想法?”

      芭德薇作为一个早熟的少女,自然明白很多事情...

      她有时候玩游戏,也会玩到类似的...触手怪的情节...

      因此,她对这种东西,相当的讨厌了。

      随着名为高塔的塔罗牌被芭德薇抽出,虚无的利刃,瞬间砍向了雪风,直接把虚数屏障切开了一个角...

      雪风也不得不认真了。

      当时就该把她直接拉进虚数空间好好干...不对,好好放开手脚战斗才对。

      芭德薇所使用的塔罗牌,其实被广泛应用于黄金系的仪式中。

      一完整的塔罗牌共有78张牌,包含22张大阿卡纳和56张小阿卡纳,每张牌有着不同的符号和图像,因此有着不同的功能。

      比如,刚才芭德薇所使用的,是大阿卡纳中名为高塔的塔罗牌,功能就是化为利刃,切断物体,而且这个切断,是概念性的切断...

      而且大阿卡纳的这22张牌与连接卡巴拉生命之树的22条路径同步,从而使人的身体能够踏入神的领域。

      这也是芭德薇为什么能够用她那弱小的身躯瞬间做到超越音速的原因。

      同时,在战斗中,芭德薇把战场视作棋盘,就像是平时打扑克牌一样,使用着她特制的塔罗牌进行战斗。

      “欸嘿~你抓不到我!”

      雪风瞬间开了无数的传送门,自己就像是地鼠一样来回地在传送门中穿梭着。同时寻找着打败芭德薇的机会。

      芭德薇则是优雅地躲过雪风的各种袭击,并通过塔罗牌精准地算出雪风的布置,闪开了各种极有可能被吞入虚数空间的位置。

      两个人,其实都在准备着自己的最后的招式...

      “要不要试试...阿伦·本内特的拿手好戏呢...那个绝对会让他吃个大亏。只不过...我也会陷入虚弱时期。这要输了可就丢人喽...”

      与此同时,在二人激斗的时候,学艺都市的撤退工作加快了。

      天才导演比芭莉看着天空中的战斗,感觉记忆开始越来越模糊,什么魔法...超能力者之类的信息开始丢失...

      直到...全部忘记。

      远处,芭德薇的助理,马克·史佩斯靠在一处路灯杆下,看着撤离的人群,又看了看天空的战场,用未知的通讯手段告诉黎明晨光的人加快动作。

      “BOSS又要用那个了,唉...真是任性。”

      此时,随着传送门不断增多,芭德薇也开始有些闪避不过了。

      突然间,芭德薇直接被一个传送门切成两半...

      “?!?!?!?”

      雪风看着眼前这一幕感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这尼玛...

      艹

      只见...

      芭德薇的身体不见了,一个变成两半的塔罗牌出现在了那里。

      雪风知道自己中计了。

      “要说符合克劳利的塔罗牌,应该是对应作为一个时代的死亡的象征。名为‘倒立人’的大阿卡纳,可是能把我受到的一切伤害转移走哦。”

      雪风身后出现了芭德薇那略带戏谑的声音。

      “太虚剑神!”

      下一秒雪风就开始耍无赖了,太虚剑神,他直接把自己转移到了太虚剑神内部。这就相当于无法被选中,要想对雪风造成伤害就要破开虚数空间才行。

      此时气息有些不稳的芭德薇则是举起了一个很奇怪的权杖。

      “距离真正的黄金黎明,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就是弄出这个,已经很困难了。冲击之杖...”

      作为亚雷斯塔师父,阿伦·本内特的成名之作,冲击之杖的外观是形状扭曲的银制手杖。这种辅助术式能将魔法威力增幅为目标所想十倍。

      芭德薇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是使用了模仿神技,这是一种最原始的法术,能够对神祗的一小部分提取出来并反复打磨,有时甚至需要扩大解释,进而升华为独立的技术。

      但是,由于知识上的匮乏,这个仿制的冲击之杖仅仅能发挥目标所想1.5倍的魔力增幅。

      也就是说,雪风现在要面对的是,太虚剑神1.5倍的伤害...

      如果把芭德薇换成亚雷斯塔,那雪风现在面对的...就是十倍太虚剑神的攻击了...

      能直接给雪风打没,渣都不剩那种。

      ......

      ......

      ......

      一天后...

      学园都市,雪风的房屋内...

      “达令...你干的?”

      芙兰达看着正处于怀疑人生状态的雪风,咽了口唾沫。

      真就不怕鹰酱追责啊...

      “恩...”

      雪风正在思考,对方是怎么用出那能直接给虚数空间炸出一个口子的能量呢?

      而且,芭德薇在最后的时候说。

      “下次一定...”

      一定啥啊?

      与此同时,鹰酱夏威夷的一处黎明晨光临时据点中。

      芭德薇趴在床上和马克以及自己的妹妹在打游戏...

      打着打着...

      “想想就憋屈!!!”

      芭德薇怒砸游戏机。

      本以为能直接打碎太虚剑神的,但她还是低估了虚数空间的坚固。

      对方所想的1.5倍,理论上是能直接炸碎的。

      但事实是,没个五倍是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的。

      而且这次她损失了‘倒立人’的大阿卡纳塔罗牌,要知道制作一个这个可是相当困难的。

      不过,雪风应该是还没下死手...

      如果双方以死相拼的话,芭德薇觉得,自己勉强能和雪风五五开吧。毕竟,对雪风的战斗信息她了解的还是不多。

      “科学侧出了个了不得的人啊。如果以后他和英国清教怼起来,我去帮忙也不错。”

      芭德薇对英国清教势同水火,互相看不顺眼...

      “不过...下次一定...打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