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都市小说 > 回档奔流时代 > 第19章 电视天线的小小商机
        重新回到座位上,白芷晴拿眼瞧他,眸子里好奇四射。

    虽说个头上,这女孩比自己矮上一头。

    可是在六年级的班里,一米六的女孩,完全可以凸显出亭亭玉立的特点来。

    而吴恪更是知道,进入初中之后,这一特点会愈发的突出。

    加上原本南方水土滋养的那股子气质,即便什么都不说,也特有一种撑着油纸伞走在雨巷里的南方女孩神韵来。

    “你和孙步高又密谋什么呢?”

    这一说话,就破坏这种神韵了。

    吴恪没答,一句话把天聊死道:“你还是不说话更漂亮些。”

    结果天确实是聊死了。

    可是人家一点也没怪他。

    ‘他竟然夸我漂亮?’

    白芷晴从这句话里单单提取了这点信息,却把那满满的嫌弃劲儿全都舍弃。

    一个人捧着下巴,俏脸绯红地不敢再看吴恪。

    只能从眼角的余光里,装作不经意地瞥上那么一眼。

    哇,心跳的好快……

    于是一连大半天,白芷晴都没找吴恪说话。

    吴恪倒是乐得清静半天。

    直到放学时,才不得不提起道:“今天我去帮你家装天线!”

    “啊?”白芷晴意外之余,满心欢喜,“好呀好呀,我终于可以看到清晰的电视剧咯!”

    放学之后,吴恪先回三味书屋开了门,而后把钥匙交给安夏。

    接着才回了自家,取了早已买好的天线材料,飞奔到学校门口,和等在学校里的白芷晴汇合。

    回去机关小区的路上,白芷晴一步一踮脚地走着,看似漫不经心地问:“你为什么不让我去你家?”

    吴恪愈发觉得这女孩还是安静的时候更可爱。

    “去我家,接受我爸的课后再教育么?”

    “对哦,去你家会见到吴老师!”白芷晴这才反应过来,随即又接着问:“吴老师在家里也这么严厉么?”

    “要不现在你跟我回去体验体验?”

    白芷晴顿时往后一缩,“算了算了。”

    回家的路上一直都很愉快。

    直到进入机关小区,走进干部家庭,那种阶层感和差距感,让人仿佛步入了新的世界。

    不仅用上了抽水厕所,而且冰箱、洗衣机和电视机,应有尽有。

    尤其是电视机,还是个彩色的。

    这在如今的北江,绝对是少有的稀罕货。

    但白芷晴一句话也没提,甚至还偷偷地拿眼神偷瞄吴恪。

    生怕一不小心就刺痛男孩子脆弱的自尊心。

    然而这一瞄才发现,从始至终,吴恪都神色如常,仿佛司空见惯一样,根本不像是装出来的。

    这下轮到白芷晴生出小小的不忿了。

    吴恪没在意这些。

    从进门开始,他就在琢磨着电视天线的走线和布置来。

    随后就在阳台上,叮叮当当地组装起天线来。

    阳台上装了防盗窗,这天线的组装必须在防盗窗外进行,加大了部署的难度。

    但这些都难不倒吴恪。

    吴恪心里唯一觉得有难度的就是,一会在电视信号稳定之后,天线的位置和固定。

    万一是个奇葩的角度和姿势,可就不是一般的难处理了。

    白芷晴起初在阳台边上递着钳子、起子之类的工具。

    等到天线成型之后,她便负责回到电视机前,负责反馈信号的优劣来。

    好在结果不错。

    天线的固定没有带来新的问题。

    等到隔着阳台固定好电视天线后,吴恪又开始溜着墙边走线。

    忙完这些,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结果这时候,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

    紧接着一个不苟言笑的中年女人挎着菜篮子走进来。

    白芷晴立刻兴奋地迎上前去,“妈,咱家的电视信号终于好啦!我终于可以清清楚楚地看电视咯!”

    中年女人微微一笑,眉眼间露出几分年轻时的风韵来。

    “对了,这都是我同桌吴恪帮忙搞的。”

    一番卖弄完,白芷晴者才想起来介绍自己的同学。

    站在凳子上的吴恪闻声回头打了声招呼:“李姨好!”

    “咦,你怎么知道我妈姓李的来着?”白芷晴顿时发觉了不对。

    倒是李兰香本人没觉得特别,言简意赅地说了声:“吴恪,一会留下来吃个便饭。”

    “不用忙了,李姨。”

    “没事。”

    等到李兰香进了厨房,白芷晴连电视都不开了,凑过来一副威胁的口吻道:“说,你怎么知道我妈姓李?”

    “当然是你说的了。”吴恪不假思索地道。

    “是我么?”白芷晴完全没了学习时的智商了,歪着脑袋怀疑道。

    其实记忆里,吴恪是在初中才见到白芷晴的母亲李姨的。

    只是刚才下意识地就叫出来了,没顾上太多。

    等到电视天线忙完了,白县长也回来了。

    这回吴恪下意识地沉默是金了。

    结果却被白芷晴嫌弃地提醒道:“怎么不叫人呢?”

    “哦,白叔好。”

    然而白瑞金却很是宽和:“小吴你好,坐。”

    仨人落座之后,李兰香打厨房里送来一小碟瓜子,顺便招呼说:“饭一会就得。”

    白瑞金点点头,回头对吴恪说:“小吴,我对你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了。芷晴一直说你是天才,今天一看你做的电视天线,果真不假!”

    吴恪笑了笑,“白叔,这都是些小玩意,没什么技术含量。”

    白瑞金点点头,“那不然!我听说外头有人偷着卖,一个电视天线加安装,要七八十块,抵我一个多月的工资了。”

    吴恪心里一合计,自己这材料费也只花了二十多块钱。

    这一来一去,利润就有四五十块。

    抵得上寻常人一个月的工资了。

    不过眼下用得起这样电视天线的家庭,并不多。

    否则以白家的实力,早就自己花钱买了。

    “我这就是自己鼓捣着玩,不花钱。”

    白瑞金没在这个问题上多说,转而问道:“听说你爸是老师?”

    吴恪点头。

    抱着父亲手臂的白芷晴忍不住插话道:“吴老师的课讲得可好了!我要是早点听吴老师的课,成绩还能提升一大截呢。”

    白瑞金却喟然道:“像你父亲这样的优秀教师,长期被埋没,是教育界的损失。”

    “目前国家的教育事业百废待兴,急需你父亲这样的人才,把教育事业扛起来,继续发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