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都市小说 > 回档奔流时代 > 第13章 幸福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张美兰回来的时候,看着锅里香喷喷的大白米饭,随口道:“妈,咱家下月日子不过啦?”

    转眼就是五月了。

    这锅里的口粮可都是五月的粮票换来的。

    即便有林婉给的那沓子粮票,可也得搭上钱一起从粮站买。

    至于家里的钱?

    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瓣花。

    所以美兰同志才有此一说。

    老太太了解儿媳的心直口快,所以也没往心里去,只是冲堂屋努了努嘴,意思是,你进屋就知道了。

    张美兰不明就里地进了堂屋,看着里头居然点着灯,自家那口子正举着报纸在那看。

    一幅让人一瞧就想生气的派头。

    啪嗒一声。

    张美兰先把头顶的灯给关了,“咱家有几个钱点灯?”

    说完已经摆出了唇枪舌剑的架势。

    然而吴绍炳压根不接她的茬,放下报纸,也冲西屋努了努嘴,“咱家点灯的钱,都在西屋箱子里头,你知道的。”

    这是什么神仙哑谜?

    这个臭老九,成天就喜欢拿自己肚子里那点穷酸墨水来埋汰自己!

    张美兰正要发作,冷不丁地被自家老大提醒了句:“妈,你去看看呗。”

    看着张美兰一头雾水地进了西屋,开始叽哩咕咚地翻箱倒柜,爷俩很有默契地交换个眼神,都在等着美兰同志欣喜若狂的声音。

    结果……

    欣喜若狂没等到,反倒是等来了一阵压抑至极的哭声。

    吴绍炳慌得连玳瑁眼镜都顾不得摘,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进西屋,就看见媳妇看着那堆大团结,哭的稀里哗啦。

    翻车了,翻车了。

    吴恪拉着背着小月的小江便离开了堂屋,把这翻车的现场留给父亲自己去收拾。

    结果迎面就被老太太一阵数落:“你们爷俩呀!不知道这么些年,你妈为了这个家,为了把日子过下去,有多精打细算,有多辛苦吗?”

    吴恪讪讪地一笑。

    两世为人的他,确实能理解。

    只是自家老子刚开始想要给自己老娘惊喜的时候,他竟然也没意识到这一点。

    没过多久,美兰同志双眼红红地出来了。

    一大家子人坐在槐树底下的石桌上,一人面前一大碗白米饭。

    这就叫幸福。

    只是桌上的菜还没有多好,但起码见了点油腥。

    小江捧着大海碗,一个劲地往嘴里刨,仿佛不用吃菜,也能把一大碗白米饭干下去。

    老娘面色红润了。

    老太太荣光焕发了。

    自家老子颇有些意气风发了。

    吴恪就觉着自己这一通默默折腾,值了!

    老娘端着大白米饭,“照我说啊,咱得先把欠林家姐俩的账还上。我都记着呢,也就不到五百块。”

    吴绍炳一怔,默默地点了点头。

    老太太也同意道:“是该还咯,有借有还,两家才能处的长久!”

    美兰同志继续发挥道:“这样吧,过两天,咱家做顿像样的,把林家姐妹和老安都叫过来,当着面地把这钱还上。”

    吴绍炳兴之所至,“再整上两瓶酒,我和老安好好喝一顿!”

    老太太不再建言,任由人俩口子商量。

    结果绍炳同志越说越志得意满,一发不可收拾。

    “你们几个孩子以后就好好学习,全都给我考上大学!那个什么书屋的,也别弄了,把所有精力都放到学习上来。”

    吴恪听了一脸的问号,自家老子这是有些飘呢,还是过度乐观了?

    但是该表达的,他依旧会表达。

    “爸,书屋我还要开下去。再说马上小升初考完,暑假也没事干了。”

    这表达得已经够委婉的了。

    结果绍炳同志还是攥起了布鞋,亮出鞋底。

    老太太把筷子一摔,绍炳同志乖乖地放下了鞋子,解释道:“妈,我和美兰的工资加起来,现在也有靠70块了,再加上这补偿款,把日子过好是没问题了。”

    “孩子还小,有什么事儿能比学习考大学更重要?”

    ‘反方’陈述完意见,老太太没说话,只是看了自家大孙儿一眼。

    吴恪知道,这是轮到自己这个‘正方’发话了。

    “今天书屋的收入是5块零2分,就算保守一点,今后这个书屋每月应该能收入100块吧。就这样关了,太可惜了。”

    “再说现在学习,我完全可以兼顾。”

    “什……什么?”话音刚落,吴绍炳便大跌眼镜地问道:“多少钱?”

    吴恪也不多说。

    直接回屋把安夏整理好的毛票子,往桌上一摆,事实胜于雄辩。

    吴绍炳忽然觉着自己连升三档的工资,索然无味了。

    倒是张美兰跟着忧心忡忡地道:“能挣这么多钱,会不会被投办盯上?”

    对此吴恪早有准备,“我这算不得投机倒把,连人都不用雇,这帽子扣不到我头上。”

    老太太一听,也跟着理直气壮,“我支持大孙子,勤劳致富有什么错?”

    其实张美兰提完,自己也就有些后悔了。

    这可是每月一百多块的纯收入!

    想想过去几年里,每个月被30多块的微薄工资支配的可怕生活,张美兰就愈发舍不得这一百多块的纯收入。

    长舒了一口气,张美兰看了看自家那口子,又看了看不动声色的大儿子,忽然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吴绍炳心里多多少少还有点酸。

    可是一想到老大的成绩也跟吃了智慧丸似的突飞猛进,他这心底就没有再抄起鞋底的勇气。

    完全没有发作的由头。

    总不能因为儿子比老子挣得多,就借题发挥吧。

    那样老太太指定是不答应。

    但是一转脸看见美兰同志那脸上幸福的样子,吴绍炳轻叹一口气。

    做人图什么?

    不就是图一家子和和美美,快快乐乐地过日子嘛。

    老大他再能干,那也是老子的儿子!

    想到这里,吴绍炳这心里就顺气多了。

    回头话锋一转,就和张美兰商量起另外一件事来:“这次能够恢复工作,葛校长那边,咱多少得表示表示。”

    张美兰也深以为然:“那是,虽然拖了这么久,还是要感谢人家的帮忙。”

    吴恪心里一突,忘记这茬事了:“爸,我跟你一块去给葛伯送谢礼吧。”

    吴绍炳顿时就跟被踩了尾巴似的,“大人的事,你跟着掺和做什么?”

    张美兰也不懂。

    但老太太却旗帜鲜明地表态:“大孙儿不小了,带他见识点人情世故有什么错?何况小葛那又不是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