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都市小说 > 回档奔流时代 > 第7章 摊牌了,我就是学霸本霸
    白芷晴的到来,在五福巷小学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毕竟看到那辆吉普车的人,不在少数。

    隔壁班的葛大宝课间偷溜过来了好几回,看到吴恪占据了白芷晴同桌的位置,气的火冒三丈,偏又无可奈何。

    毕竟打也打不过,斗也斗不赢。

    除了逞逞口舌之快,他是一点招都没有。

    而且葛大宝还发现,最近开嘲讽对吴恪也不怎么有用了。

    算了,自己还是要上初中,考大学的人,就不跟这种挑大粪的儿子计较了。

    连葛大宝都知难而退。

    五福巷小学就更没其他学生敢揭吴恪的短了。

    偏偏,六甲班的班主任董家山看不过眼了。

    他讲得口沫横飞时,转悠着略有残疾的右眼,看到吴恪坐在白芷晴旁边,一个慵懒,一个认真。

    实在就有些气不顺。

    那感觉就像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吴恪,起来把曹植的七步诗背一遍!”

    这是董家山自己规定的课外背诵任务,并不在课堂的教学范围之内。

    此刻叫吴恪当场背诵,无非就是找个由头,让他到外头罚站。

    一直忙着生气的安夏心里不由提溜了起来,紧张的同时又不乏悻悻。

    叫你喜新厌旧,现在没人帮你了吧?

    至于班上其他人,除了大壮和瘦猴俩人,大抵都和董老师一个心情,那就是让吴恪离新来的漂亮女同学远一点。

    越远越好。

    直到吴恪的声音响起:“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

    区区几句诗,吴恪背的毫无压力。

    董家山意外之余,心有不甘。

    可也只能让吴恪坐下,继续上课。

    但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吴恪被连续叫起来问答问题,不管是语文还是数学课。

    被叫到的次数,甚至比过去六年里加起来的都多。

    吴恪还是那样。

    一站起来就是学霸附体,一坐下来就是懒人上身。

    但也恰恰是这种反差,看得白芷晴愈发着迷。

    天底下竟然还有这般有趣的男孩子。

    于是吴恪开始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零食。

    大白兔什么的,他早已屡见不鲜了。反倒是义利面包,巧克力之类的,显得新鲜有趣。

    “你都给我了,你吃什么?”吴恪塞着柔软美味的面包,毫不顾惜自己的形象道。

    白芷晴双手捧着圆润的下巴,睫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我不饿。”

    顿了顿,直接发出了邀请:“对了,你明天到我家来玩,我们一起做作业吧?”

    吴恪很是意外,这发展也太快了吧?

    于是果断地摇了摇头,“不行,明天我有事。”

    白芷晴不以为然,嘟起了小嘴,“你学习那么好,又不用学习功课,能有什么事?”

    吴恪伸手竖在嘴边,“嘘,我要挣钱!”

    白芷晴大惊失色,“小心打办哦!”

    但是看着吴恪一幅智珠在握的样子,顿时退了一步道:“那你今天放学送我回家。”

    吴恪没有立刻答应。

    上课铃声已经传来。

    说是上课铃,倒不如说是上课钟更为妥切。

    每到上课时间时,身为教导主任的董家山便摸过廊下的短棍,急促有力地敲打着廊檐下的那块锈迹斑斑的金属块,发出余音绕梁的钟声。

    等到钟声落尽,董家山也踏进六甲班的课堂。

    抬手就把一本手写的教案扔到了吴恪桌上,然后对全班人说:“这节课由吴恪把题抄在黑板上,大家照抄下来回去做。”

    吴恪一脸问号。

    自己怎么就突然成为工具人了?

    董斜眼啊董斜眼,你不把我从白同学旁边支开,不甘心是吧?

    然而当吴恪站在黑板前,行云流水地抄着题目时,众人这才发现,没有人比他更合适抄黑板的了。

    个头够高,抬手就顶到黑板上沿了。

    题目一看就会,这才是更重要的。

    董家山在教室里转了两圈,看着白芷晴旁边的空位,没来由地觉得一阵舒适。

    背着手离开六甲班,不觉间就来到了厕所。

    看见吴绍炳就蹲在不远处的墙根下,嘴里头叼着半根烟,一脸的迷茫。

    “老吴!”

    董家山抬手叫道,边走过去边从兜里掏出一包大前门,“来来来,抽我的!”

    吴绍炳一脸懵逼,客气了一下,还是抽了一根,顺带着掏出了随身携带的火柴。

    相互护着把火儿点上。

    俩人齐齐突出一口烟雾,董家山这才道:“老吴,你家小子最近突飞猛进,成了大学苗子,你在家里没少给他用功吧?”

    吴绍炳更加懵逼了。

    这话从何说起?自己还打算着完小一毕业,专门给老大上上手段,哪怕拼着扒他一层皮,也要把老大给撵到学习的正路上来的。

    董家山却以为他是在藏私,“行了,跟我还藏着掖着。你的教学水平我最清楚,能把吴恪教出来,我一点都不奇怪。”

    一直到一根烟抽完。

    吴绍炳都是云里雾里的。

    董家山跟他说了很多的掏心窝子的话,搁在往常全然不会提的那种。

    这一切,全都是因为自家老大突然开窍了,在课上表现如有神助?

    这事得回去问问。

    于是等到放了学,吴绍炳头一回迫切地往家赶。

    仿佛在捕捉灰暗生活中那一丁点希望之光。

    然而,吴恪放学并没有直接回家。

    而是被白芷晴裹挟走了。

    既然你不答应送,那咱就主动点,拽着,拉着,缠着你。

    南方女娃儿那种缠劲儿一上来,吴恪真有些招架不住。

    所以在安夏恨恨的目光中,吴恪被白芷晴拉扯着往东大街方向走了。

    “恪哥哥,我恨你!”

    安夏气咻咻地对着空气大喊,喊完转身就走。

    得到吴恪交待的瘦猴和大壮连忙追上去,“夏夏,恪哥不陪你回家,我们送你回家!”

    “谁要你们送?”安夏脚步愈发急了。

    虽然被嫌弃,瘦猴和大壮依旧寸步不离。

    一边走还一边议论,“瘦猴,你说恪哥怎么突然就什么都会了,变得那么厉害?”

    不等瘦猴说话,安夏便抢先道:“恪哥哥本来就很厉害!”

    身为狗头军师的瘦猴也只好附和道:“确实如此,你看恪哥那一手粉笔字写的,比起董斜眼都不差了……”

    “恪哥真是深藏不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