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历史小说 > 仙神那些事 > 第六十九章自传
    石柱后,清舞探头望向前方一座塔楼,符法环绕结界隔离,这里岂是外人能进入的,不过魔绫为了自己的嗜好,溜门撬锁的本事可是苦练数年,收集不少稀奇古怪的宝贝。

    奈何自己跟她混时属于放风的存在,没有这解阵的技术傍身,不过她倒是想到一事,翻手拿出一块木牌,这木牌外面绘了一些符法看上去很普通,这还是从祖师爷那里坑来的,里面有他老人家放入的仙力。

    结界前,趁着一队护院僧走远,空手画符一道仙力注入木牌,就见原本暗淡无光的木牌,突然亮光显现散发出强大仙力,将仙力对准结界处游动的符文,随着一道攻击,就见眼前屏障有一瞬间的消失,瞅准时机下一秒已经闪身进入。

    偌大的藏经楼,一排排书架整齐有序,有些绘了法文的书籍放于高处,神识扫过并没人在,望向二楼入口,也对,这些佛经怎么可能是她的目标。

    楼梯前同样有屏障隔离,拿出木牌用了同样的方法,眼前白光退去,同样是书经不过显然这些书经更珍贵,精致雕花的书架上,每本书籍上都有符文保护。

    神识扫过,这次果然有人在,冲着暴揍魔绫一顿的心思穿过书架,下一秒就愣在原地,只见经楼的窗前,男子闭目慵懒的躺在软踏上,垂落的手臂地上掉落的一本书籍,月光洒落,发丝泛起点点亮光垂下,如画般存在,周身散发的气场是抹天生的贵气。

    微愣过后,她第一反应就是趁着人在睡,赶紧闪人,心思跟反应也是一样快,不过脚下刚动,就见男子手指撑着额头起身,在他睁开眼之际,清舞已经化作一本书籍藏在书架上了。

    男子起身,将地上掉落的书籍捡起,走来放入书架处,看着眼前的男子,俊逸的眉目间有三分略笑的痞气,修长的手指在挑拣着书籍。

    紧张的稳住心神,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看不到男子的仙阶,这说明此人的阶级远远在自己之上,那每本都有符文守护的书籍,但他直接拿起时却不需任何解封术,符文便自动打开。

    就在她分神的瞬间,突然感觉身上一轻,自己已经被男子拿在手中翻看了,一惊下差点露馅,忙努力稳住心神,就见男子挑眉轻笑似乎看的有趣,这才反应过来,适才幻化是随心而化,倒没思考内容,书中一半记载的是自己修习的剑谱,另一半全是各种酒酿的记载,有酒类的评价,甚至还有去各处偷酒喝的体验感。

    心中万马跑过,不过好在书名只有自传二字,反正他也不知道是谁写这么无聊的自传。

    男子看的有趣,她心中着急,除了怕拖久了露馅,还怕魔绫那家伙已经得手潜逃,既然这层同样是书经,那财宝应该还在上层。

    正想着就听噗通一声,只感觉身上一疼原来是摔在地上了,看着弯腰将自己捡起来的人,清舞瞪眼:搞什么,拿稳点行不行,不想下一秒又是噗通一声,这次是脑袋落地,疼得在心里喊叫!

    难道人家看出异样了?不然怎么会拿本书都手滑,看男子嘴角勾起的邪笑,清舞没由来的心慌,被摔了两次捂着疼痛的脑袋,好在男子没了兴趣将书本合上。

    正当她窃喜以为会将自己放回书架时,却是带着自己向外走去,结界前,男子只是挥手间便走了出去,这让清舞更是诧异,怎么佛音寺庄重严谨的藏书楼搞得跟他家后花园一样?

    行园中,他不曾刻意躲避巡逻的护院僧,这让清舞禁不住怀疑,显然这人不是佛门之人,竟能自由进出佛音寺的藏经阁,那从楼里把自己顺走算不算作贼?

    行走间,白瑾随意拿着书籍在手中拍打,看样子心情不错,清舞倒不是疼,就是被晃的头昏,不知道要被带去哪里,心里盘算着脱身。

    恍惚间前面一个结界出现,显然这里是处禁地,不过那忽明忽暗的光芒,明显遭人破坏,她心中咯噔一下,同时也想到一件事,佛音寺有处号称天材地宝的天池…

    随着白瑾闪身进入,眼前果然出现让清舞昏倒的一幕,一池荷莲的天池旁,魔绫手持玉瓶采集着莲叶上的晶露,过于浓郁的精气让她不敢靠太近,只能瞅准机会用仙力吸附炼化后才敢碰触,有些失败后震裂,惹得池水泛起淋的满身都是,看起来挺狼狈的。

    现在可没心情嘲笑她,看着天池中还有几朵泛着金光的花瓣,清舞相信,若不是佛光过盛无法近身,她定会来个雁过拔毛。

    白瑾靠在凉亭前,抱手很有兴趣的观看,而魔绫这个贪财鬼竟然毫无察觉,依旧忙碌着。

    天哪,一不留神怎么成了这样子?自己会被师父骂死的,就知道有魔绫这家伙在,不闯祸才奇怪。

    远处传来凌乱的脚步声,竟是巡逻的护院僧发现了结界异常,眼见越来越近,清舞瞬间慌了神,而她越是在混乱的情况下心境反而平静,思维更灵敏,总能做出最快最有利的解决。

    下一秒,她已经从男子手中化作一道光飞出,出现已在魔绫身边,一把抓起错愕中的她,抢过她手中玉瓶,在护院僧出现前一秒,已经闪身将玉瓶塞进男子怀里,拉着魔绫消失的无影无踪。

    带人逃跑,还顺便栽赃给别人,这一切只用了一瞬间完成。

    白瑾拿过怀中玉瓶,嘴角不自觉的抽动下,同时看着一个方位眼睛眯起,两次,自己竟被个女子戏耍了两次,哪来的死丫头,你等着…

    上次通泉天界,原本修复万压阵的缺角被打断,不得不从新来过,这便算了,莫名其妙的带走镇压阵眼的甲龟,自己三人不得不满地界的找甲龟,不成想这女子竟把它丢弃在幻灵谷…

    等自己找到时,身陷幻境的甲龟已经奄奄一息!能把他们三人折腾一番的人,怕是整个神界也绝无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