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修真小说 > 初来乍到皇后也想当豪门 > 202 这就是她说的不会水?
    由于秦雪的落水,大家纷纷各自散场,只留下左然一人留在岸边,寻求船夫救救他妹妹。

    船夫说他只会划船不会下水,一时间找不到人可以救秦雪。

    左然也是个旱鸭子,站在岸边也是不知所措。

    沈曦带着不安,本已经离开了,但还是折返回来看了看。

    眼瞅着秦雪快要沉入湖中了,她眼前浮现出当初自己被人绑着扔进湖中的恐惧。

    她虽恐惧内心的那些记忆,但还是秉着一颗救人的心,跳入湖中救起了秦雪。

    同样折返回来的萧炎和厉萧琛,各自站在岸边看向了沈曦。

    而谁是真的心疼沈曦,一眼就能看的出来。

    厉萧琛见沈曦落水的那一刻,立刻去船家找来了大麻布,在沈曦救起秦雪的第一刻,他就将沈曦包裹起来,生怕她冻着了。

    一直站在岸边的萧炎,还在碎碎念的说道,“沈曦,你竟敢戏耍本王不会水。”

    沈曦满身水渍的倒入厉萧琛的怀里,她真的没有力气在多逞强一下了。

    她所有的坚强在厉萧琛为她裹上麻布的时候,瞬间崩塌了。

    “萧琛,我怕。”

    厉萧琛把她搂入怀中,心疼的在她额间留下一个吻,安抚了一下她不安的情绪。

    “别怕,有我在。”

    不知道为什么,沈曦每一次听到他说有他在的时候,心里即使有再大的委屈,也会因为他的存在,变得一点点儿的好起来。

    萧炎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二人心心相印的样子,心中那点儿破坏感,不免油然而生。

    正当他准备上前去的时候,船夫告诉厉萧琛,不远处有间客栈,姑娘若是不嫌弃,可先去那换洗件干净的衣服,以免感染了风寒。

    厉萧琛取出一些碎银放在船夫手上,“多谢了,船家。”

    至于刚刚溺水的秦雪,也因左然的快速抢救,而缓过神来。

    “闲王,可否帮我搭把手带我妹妹一同去客栈换个衣服?”

    “不好意思,我现在也不方便。”

    厉萧琛不想碰别的女人,直接将沈曦打了个横抱抱了起来。

    “贤侄啊,你也别在那儿看热闹了,过来搭把手帮帮秦雪姑娘吧。”

    萧炎带着狐疑的眼神看向厉萧琛,他怎么会喊秦雪喊得是如此的朗朗上口?

    在他的印象中,自家皇叔可是从不记别的女人的名字,而且还是这个女人的真名。

    难道,这个秦雪是他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

    “男女授受不亲,贤侄我还是找辆马车送她们去客栈吧。”

    萧炎这一石二鸟的在做法,一来可以避开秦雪,二来还能让厉萧琛放开沈曦。

    可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错的。

    即使叫来了马车,厉萧琛还是毫无想要放开沈曦的意思,一路上他们依旧是偎依在一起。

    直到到了客栈去换干净衣服了,他们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皇叔这般堂而皇之的抱着沈小姐,不怕会被有心人诋毁了沈小姐吗?”

    “随他们的便,反正无风不起浪,他们诋毁的越凶,沈曦肯定也是非我不嫁了。”

    玩小心思,厉萧琛也是智商在线的。

    “女子的明洁是最重要的,皇叔还是尽量避讳些好,不然会让那些追求沈小姐的人,望而却步的。”

    “哦,按照贤侄的意思是,沈曦还是有些没有被本王除掉的烂桃花,改明儿贤侄好好同我说一说,我也好将那些烂桃花就地砍了。”

    厉萧琛表面说是要砍了一些烂桃花,可其动作招招要致萧炎的要害。

    好像,他口中最大的烂桃花,就是萧炎自己。

    萧炎生吞了一口口水,自然不敢再多说一个字了,他怕自己再多说,自己的这个皇叔,真的会就地正法了。

    好在,这个时候,沈曦换好衣服出来了。

    当他们正准备离去的时候。

    一小厮将一对分开的玉坠放在了客栈最醒目的地方。

    沈曦一样就看出,这对玉坠就是可以通往过去和将来的重要物品。

    索性走向店家,假装询问这对玉坠是有何用处?

    “姑娘,好眼力啊,这可是我们临迎府为一年一度的乞巧节备的头筹。”

    店家笑着和沈曦寒暄道,“不知道姑娘可有兴趣来试一试一年一度的乞巧节活动呢?”

    “有何活动?”

    沈曦假装不太感兴趣的样子,随口一问。

    “比赛一共分两门,一门为阴,一门为阳,阴为女子投壶活动,阳为男子诗会活动。”

    “只有这一阴一阳的人,才能获得这对头筹,若只有一人获得头筹,那这份头筹便不作数,等来年再等有缘人寻得他们。”

    沈曦一脸的疑惑,当初这对玉坠的由来,可是闲王说在犄角旮旯买来送给她的。

    怎么这重生一回,就成了乞巧节的头筹礼物?

    而且上一世,她也是因为肚子疼痛,无缘错过了乞巧节,更是压根儿没有参加过这里的活动。

    所以,对于上一世这到底是头筹,还是厉萧琛在犄角旮旯里寻来的物品,是无从考察的。

    “姑娘?可否有兴趣报个名啊?”

    店家看沈曦看的出神,便又多嘴问了一句。

    沈曦摆手刚要拒绝,厉萧琛则应声回答:“自然是可以报个名的。”

    “这可是投壶诗会,我虽有把握投壶,但确实没有把握你会赢了那些人文墨客。”

    厉萧琛胸有成竹的摸了摸小脑袋,“你忘了,我可是受过九年义务教学的学子,这点儿诗会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问题的。”

    是啊,不就是个诗会吗?

    厉萧琛可是能将诗圣、诗仙、诗鬼、诗佛、诗豪通通给他们凑整齐的。

    到时候,只要沈曦能够拿到满贯,他又能中个头甲。

    这对玉坠,不就是他们囊中之物了吗?

    沈曦看着他如此自信的样子,也是信了他的话,想着兴许试一试也不成什么大问题。

    即使不中,别人也未必拿的走的。

    “可我……”

    厉萧琛见她还是犹豫不决,又不想让萧炎察觉出异常,于是又用英文对她说道。

    “believe me ,i can see you're interestd in this!(相信我,我看的出你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