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庵 > 历史小说 > 无常千年缘 > 大结局(下)
    “小妹,秦谣那小子找你来了,前面等你呢!”

    时光荏苒,如今已经过了八九年,当年那一战因为天界的人将消息封锁的及时,并且也派了人下来对人间界的人进行了洗脑,如今众人还只当那个时候是鬼族的阴谋,多亏天界的仙人们发现的即时,粉碎了鬼族的计划,而朝廷则在事情结束后向外面悉数太后洛明姝的罪状,废去了她的太后之位,贬为庶人,政权归还皇帝刘纪庸,而定远城也因为先前损耗颇多,再加上洛明姝的倒台,一蹶不振,因为先前发生了那样的事,定远城至今无人敢靠近,已经快彻底变成了一座死城,自然从天下第一城的宝座上跌落了。

    众人见到这个结果倒是幸灾乐祸的更多,定远城之前就仗着太后和强大的实力作威作福,如今有朝一日从云端跌入地狱,自然谁都想上前踩上一脚,据说洛家家主洛戚在和一个小世家的人争斗过程中,不慎被打到了脑袋,如今一病不起,堪堪靠着药物吊着命,大限也就在这几日了。

    而世家如今也归于一个整体,刘纪庸虽说一直被洛明姝掌控着,但他其实并不是个草包平庸的人,只不过洛明姝的实力太大他一直翻不了身,之前在肖则和沧御他们打斗的时候,肖则一直担心朝廷的人靠太近被沧御所利用,便是刘纪庸站出来疏散了那些人,如今他拿回权利之后,更是以风卷残云之势将四大世家里面参与到那一战中的人全都给秘密处理,并且换上了新人,世家刘家的家主之位也由刘怀昔重新担任,并且派人和六大世家求和,世家中人几乎都是参与那一战的,自然明白前因后果,谈判也很顺利。

    如今九方城的众人已经回到了九方城中,先前算是虚惊一场,倒是被九方凛找借口搪塞过去了,如今整个九方城也已经回归了平静。

    “不见,轰出去,他一准是又懒得执行任务跑到我这儿来避难呢!把他晾在外面几个时辰,阿月就会来揪人了。”

    如今的她就是个挂名的冥府之主,没有大事都懒得回冥府,如今的冥府便是由肖则他们和云离月管着,如今地狱道已经完全封闭,肖则等人自然没有再在那里看守的必要,让他们回天界他们也不愿意,便一直赖在冥府,偶尔出去三界逛逛,颜暝雪也就随他们去了,正好有人帮忙管事,自己还乐得清闲。

    秦谣也是一样,大战结束后自己曾问过他准备去干什么,秦谣那时候就想了想说反正一开始建立秦家也只是为了她行事方便,如今也没有什么再做家主的打算,更何况先前都已经闹出了解散这档子事儿,如今在重组难免惹人笑话,不如跟着自家师父。

    然后他就跟着云离月一起回到了冥府,倒是做上了一个活人鬼差,最开始还觉得新鲜,毕竟可以乘着鬼门关在三界来去自如,而且还能天天在只有人死后才能见到的冥府逛,但是没过两天新鲜感便淡了,找各种理由推任务,往她这边跑来躲任务,没过多久就会被阿月来亲自揪回去,这一次想必也是一样。

    九方昀还没来得及回答,外面便响起了一阵鬼哭狼嚎。

    “大小姐啊!你不能这么对我啊!啊啊啊啊啊!”

    几个啊字还没有落地,一个人影就风风火火的卷了进来,多亏九方昀反应快,在那人踏入门框的一瞬间将人给拽住了。

    颜暝雪放下了手中的书,抬起头瞥了他一眼:“你不想做就不做,跟你师父直说就是了,你师父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秦谣从九方昀手中挣脱,撇了撇嘴:“可是师父现在没人可用啊……我怎么好意思说啊……”

    “他既然没人可用那你还不回去帮他?”

    秦谣:“……”

    “算了不说这个了,大小姐,你现在的修为应该已经很高了吧?”

    秦谣来到颜暝雪对面的桌前坐下,九方昀也连忙跟了上来,生怕自己离开一步,自家小妹就被秦谣给吃了。

    “也没有很高,凡仙境中期。”

    秦谣听见这话先是呆了一瞬,随后啧啧两声:“大小姐,你知道吗?你说这话的样子很像方公子,有点欠揍……”

    此话一出,房间中瞬间陷入了寂静。

    在颜暝雪和肖则从冥府赶回去的时候,沧御的魂体已经被法阵反噬的差不多了,比起先前的回舟都好不了多少,颜暝雪也是从肖则的讲述中才知道回舟做了些什么,回舟这做法无疑是硬碰硬,他根本就没有想着去解阵,而是直接用蛮力毁坏了阵法,导致法阵反噬到沧御身上,这个世界上能够做到此事的也只有他,若不是之前与灼阳的一战中他舍弃了本体,根本就不敢这么打。

    沧御在魂体消散的前一刻抬起头看向了她,目光晦暗,她无法从他的眼神中读到他的意思,却也已经没时间再问。

    “大小姐,按照时间来算,方公子的转世现在也应该八九岁了吧?你难道不去找他吗?”

    颜暝雪从桌子上将书拿了起来:“我找他干什么?”

    颜暝雪现在已经可以确定秦谣估计就是吃饱了撑的慌,等这次阿月找过来的时候,一定要告诉给他给这家伙多发几个任务。

    秦谣的表情更加惊讶。

    “你们难道还没有挑明吗?”

    颜暝雪翻书的手微微一顿:“那我也不是禽兽啊……”

    就算她和回舟挑明了情爱之事,如今转世的回舟也就是个孩子,尽管他还没喝孟婆汤,但是在轮回道中也会暂时失去一部分记忆,怕是到现在他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前世是谁,自己现在去找他估计除了惊着他没有别的效果。

    想到这里,她叹了一口气,望向窗外:“再等一些日子吧,他现在估计记忆都还没有苏醒。”

    果然如她所料,她和秦谣还没有谈到三句话,云离月便找上门来了,秦谣这小子每次跑的倒是快,撇下一堆他自己接的任务在那里也不做,更不找人来做,次次都得他亲自上门来揪人。

    待到云离月他们离开后,九方昀也站起了身:“那小妹,我也不打扰你了,我还要去帮忙爹整理九方城的卷轴。”

    九方凛现在完全是把九方昀作为九方城的下一任城主来培养,各类事情都交给他处理,九方昀就算是再不情愿也不敢和自家爹杠。

    他虽说要走,可还是一直赖在这里没有移动几步:“前些小事也就算了,现在就连招人都交给我了。”

    招人?

    “说是府里准备招一个财务总管,我哪知道这玩意儿……不过这一次前来应聘的人员里面好像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好像是一个富有神童之名的孩子,据说这个孩子从五岁就会吟诗,现在八岁多,算账读文样样精通,所以家里人才送来我们这碰碰运气……但,我听说这孩子会吟诗是会吟诗,吟的好像都是些情诗啥的……也不知道是谁教的,估计也不是什么正……诶……小妹?”

    九方昀还没有抱怨完,便看见原本坐在自己面前的小妹不知何时已经卷出了房间。

    “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你真的会吟诗啊?该不会是你爹娘为了让你出名胡扯的吧?”

    被围在一群读书人中间的是一个孩子,那孩子一身白衣安静的站在那里对他们的话完全不感兴趣,那些文人见这孩子完全不理他们,也失了兴趣,也不再去烦他。

    等到那些人又被其他东西吸引了视线之后,那孩子趁着众人不注意溜出了房间。

    “我还以为你会等我来找你。”

    那孩子轻笑一声转过头:“我等不及想要见你就先来啦!”

    “师姐,开个后门,直接录用我吧!”